棉花

凹凸童话

凹凸世界+各种童话✔
童话梗✔
其实也不是只有童话梗(¬_¬)✔
ooc✔
国庆快乐!✔
欢迎捉虫✔
——————
①美女(美男?)与野兽

  英俊的王子和他的骑士外出游玩时误入了一座城堡,这个城堡住着会说话的家具们和一只巨大又恐怖的野兽。

  然后王子就相中了这只野兽。(!!?)

  安迷修:殿下!!您三思啊!(我不相信自己竟然被一个野兽绿了)

  雷狮:你这个傻叉骑士瞎想什么呢!那个骑士团不是少你一个马么,我只是觉得这个野兽挺适合当你坐骑的,这样平时出行还能有个坐的。

  安迷修:那还……真是谢殿下了……

——————
②小美人鱼与大佬

  在大海的深处,住着一只美丽的人鱼,她平日里唯一的乐趣就是在傍晚浮出水面观察在海上航行的船只和船上面的人们。有一天晚上,他看见一艘船上站着位人类王子,不由芳心暗许,打算去找海巫婆让她帮自己成为人类。

  安莉洁:尊敬的海巫婆,请问我要付出什么代价才能变成人类呢?

  凯莉:(笑)孩子,这很简单。只要……用你的身体和心做代价就可以了。

  然后小美人鱼和海巫婆性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
③睡美人

  相传在一座神秘的古堡里,沉睡着一位美丽无比的睡美人,百年来无数勇士纷纷试图唤醒睡美人,却无一生还。一位勇士对此嗤之以鼻,只身一人来到了这座古堡

  帕洛斯:(放下猎好的鹿)到目的地了,先吃点东西吧。

  不久后,一锅香气扑鼻的鹿肉汤就做好了。(别问我怎么做的)

  帕洛斯:味道不错。

  佩利:是吗,那么你能给我喝一口吗?

  帕洛斯:恩……你谁!?(拔出剑)

  佩利:(一把抢过锅)我就当你同意了啊,吨吨吨吨吨(干完一锅汤)

  帕洛斯:你谁啊你!

  佩利:(擦嘴)饿死我了!我都一百多年没吃东西了,谢谢你的汤啊兄弟。

  帕洛斯:一百多年……你是……睡美人?

  佩利:啊,好像是吧,一百多年前一时贪吃吞了个老太太给我的毒苹果,就在这睡到现在。

  帕洛斯:(果然传言都是骗人的)……

——————
④卖火柴的小男孩

  今天是除夕夜,家家户户都点着灯。在一条街上,挎着篮子的小男孩在独自卖着火柴。这时,一个富商经过,看见了这个小男孩。

  金:先生,买火柴吗?

  格瑞:恩。(默默掏兜,突然发现没有带钱)

  金:(眨巴眨巴眼睛)先生你没有带钱吗?

  格瑞:……恩……你怎么一个人在这?

  金:(委屈)我和姐姐走散了,身上没有钱,只好把这些火柴卖了。

  格瑞:我没带钱……不过你愿意…先去我那里住一下吗?

  金:真的吗!先生你真是个好人!

  格瑞:(获得一张好人卡)

——————
戏精的冷笑话小剧场:

  从前,有一只丑小鸭,他长得很黑很黑,黑到只能看出一个鸭子的轮廓。他很伤心,但他的妈妈却说

  丹尼尔:孩子,你其实是一只天鹅,只是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了,就一定会变的好看的。

  银爵:(充满希望)恩!

  于是到了丑小鸭长成天鹅的第一个春天,他就激动无比的去湖边看自己的倒影。

  丑小鸭飞到湖边,一看见自己的影子,眼泪立马流了出来。

  因为他是一只黑天鹅。

  银爵:mmp

凹凸众人目前最重要的东西——(玩梗)

ooc✔
有私设✔
我好像成为了银厨(银爵:我不要你这样的厨!)✔
欢迎捉虫✔
有少量凯柠安雷瑞金帕佩雷祖糖✔
——————
正常版

罗斯:胜利

格瑞:寻找真相

金:找到姐姐

紫堂:变强

凯莉:游戏

雷狮:海盗团

佩利:肉

帕洛斯:骗人的能力

祖玛:成为王♂的秘籍

安迷修:骑士道

鬼狐:干♂掉曾经嘲笑过他的人

莱娜:鬼狐

——————
放飞自我版

螺丝:格瑞(打架)

嗝瑞:旺仔牛奶

金:格瑞~

紫堂:让我安静的当个电灯泡吧

凯丽:和小柠檬做♂游♂戏

雷狮:假酒和煞笔骑士

卡米尔:蛋糕

佩利:肉

帕洛斯:遛狗时间

祖玛:成为王的秘籍

雷德:祖玛

安迷修:骑士道和那个煞笔海盗

鬼狐:圈地自萌,耳朵尾巴~

莱娜:鬼狐

丹尼尔:小星星

银爵:变白的机会(丹尼尔:你死心吧,都说过了这不符合大赛原理。)

那么,读后感是……

这个格瑞是旧设莱娜对鬼狐爱得深沉祖玛对成王之路蜜汁执着安哥依旧坚持着骑士道佩利的最爱是肉银爵又受欺负了。恩。(点头)

————
并不存在的小剧场:

银爵:mmp

当你的爱人性格反转(镜像)

ooc✔
一直想写个关于镜像的✔
给你们讲个鬼故事,开学了哈哈哈哈✔
——————
安迷修:(扯领带)雷狮我回来……了,你那个蕾丝围裙是怎么回事。

雷狮:(拿着锅铲)亲~爱~哒~你回来啦!(ノ◕ω◕)ノ

安迷修:……雷狮你吃错药了?哦——我知道了,这又是你搞得那什么情♂趣?

雷狮:(害羞脸)哪有~人家只是给你打个招呼啦~

安迷修:(鸡皮疙瘩)雷狮你别玩我了行吗,我今天一没和不明身份男女接触,二没手欠帮小姐姐的忙,你别考验我了……

雷狮:讨厌˚‧º·(˚ ˃̣̣̥᷄⌓˂̣̣̥᷅ )‧º·˚人家哪有考验你~人家这是爱你的证明嘛~(蹭)

安迷修:……救命(T_T)

——————
金:格瑞我来啦!*٩(๑´∀`๑)ง*

⭐嗝瑞⭐:☆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金:你谁?还有那个星星边框是什么东东。∑(°□°)

⭐嗝瑞⭐:☆别闹,金,这不是游戏☆

金:你究竟是谁!把我的格瑞换回来!(╯‵□′)╯︵┻━┻

⭐嗝瑞⭐:☆我就是格瑞,快回去,金。☆

金:……妖孽看箭!
——————
帕洛斯:佩利?

佩利:(冷漠)

帕洛斯:佩利你受刺激了?

佩利:(高冷一撇)没。

帕洛斯:……果然受刺激了。

——————
雷德:祖玛祖玛我回来啦!ヾ(✿゚▽゚)ノ

祖玛:欢迎回来ヾ(´∀`。ヾ)(抱抱)

雷德:……祖祖祖祖祖玛!你你你你(死机)┌(。Д。)┐

祖玛:怎么啦?(⑅ↁ́ᴗↁ́⑅)

雷德:(喜极而泣)哇————祖玛(使劲回抱)

祖玛:不开心吗?(ó﹏ò。)

雷德:没没没!简直是身处天堂(ˊo̴̶̷̤ ᴗ o̴̶̷̤ˋ)
——————
凯莉:小柠檬~我回来了呦。

安莉洁:呦~大小姐回来了~

凯莉:哈~新情♂趣?

安莉洁:(挑起凯丽下巴)你也可以这么认为呦,宝贝。

凯莉:(握住安莉洁的手)怎样?想来一次?

安莉洁:求之不得。

(拉灯开车中)
——————
鬼狐:我回来了,今天内部怎么样。

莱娜:(跷二郎腿)回来了人渣狐,今天内部和往常一样啊,搞事脑残压不住,公务文件干不完。

鬼狐:……你出什么事了。

莱娜:(白眼)呵,你姐姐我好的很,倒是你还晓得回来哦,挺不容易的。

鬼狐:……你能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吗……

莱娜:没有事啊我不都是说过了嘛,世界核平主角没死盒饭难吃,全都一个样。啊对了,有点不一样,文件我没判完,只能靠你了。

鬼狐:我可能有个假的莱娜。
——————
小剧场:

恢复原性格的雷狮:(狰狞)安迷修把你之前听到的看到的全忘了知不知道!

安迷修:我知道我知道!亲爱的先把锤子放下!


银爵:我有必要给自己加个戏,如果性格反转那肤色会不会变。

丹尼尔:不可能,这不符合大赛的原理。

凹凸哲♂学

ooc✔
嘉九岁视角✔
emmm想说点什么✔
算了欢迎捉虫吧✔
全员向(伪)✔
——————
星光熠熠,灯火阑珊。

一朵迎风招展的枯黄野草(?)啊不,一朵生无可恋的孩子蹲在马路旁边作思考人生状。路过的行人纷纷摇头,又是一个被父母抛弃的可怜娃啊!

嘉德罗斯:你滚(+。_。)→

可怜娃嘉德罗斯没有理对他指手画脚的渣渣,因为他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大拇指呈弯曲状塞在嘴里,没有一点往常的霸气侧漏

至于他为什么三更半夜一个人吹着冷风啃着手指头形象尽失的蹲在这,还要从不久前说起。

又一次逃课和格瑞约架的嘉德罗斯难得心情大好的回到了宿舍,结果刚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嘉德罗斯在宿舍进贼和那俩渣渣室友干架毫不留情的选择了后者。(别问为什么,他们的宿舍贼不敢进。)于是本着和(乱)平(掺)相(一)处(脚)的原则,嘉大爷一记绝魂脚踹上不久前刚被宿管换上的铁门,刚才还一副坚固不已的铁门在承受了一百三十斤的不可承受之重后,终于又一次彻底脱离了门框的怀抱。

"喂,渣……"

我们日天日地的嘉德螺丝不会想到,在门框哭泣着亲吻大地的那一刻,他会正好撞见他的舍友雷狮正狂放不羁的坐到了他另一个舍友安迷修的不可描述部位上。

当然忙活的满头大汗的安迷修也不会想到这个时候嘉德罗斯会回来。

而正好目睹不可描述的嘉.九岁.德.纯真.罗.130.斯的内心好比嗝瑞没了发胶卡米尔不吃蛋糕雷德不向祖玛撒娇海盗团被鬼狐追着跑。总之就是就是一个字,震惊。

然后震惊中的螺丝一把将铁门塞回门框中,维持着霸气侧漏的表情飘走了。

之后就是蹲在马路边吹着冷风一脸深仇大恨的陷入对哲♂学的思考了。

原谅我们年仅九岁没有过性教育的螺丝思考了半天都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在他看来,雷狮和安迷修顶天也就是见面拼个你死我活的宿敌,再怎么干架也不能干到床上去。

"嘉德罗斯?"

思考中的嘉九岁抬头。

凯丽一脸震惊,他只是看着像,也没对这朵蹲在路边散发着怨念的小野草抱希望。怎么了这是,和格瑞约架被放鸽子了?

"哼,滚开,渣渣。"别打扰我思考。

凯丽挑眉,反正这位是大名鼎鼎的脾气不好,本想着搂着安莉洁就走的,结果被嘉德罗斯叫住。

"喂,渣渣,雷狮和安迷修是情侣?"

仿佛看到同道中人,凯丽来了兴致,这哪是被格瑞放鸽子了,这分明是撞破雷狮和安迷修的奸情了呀,还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难得对这个小雏有了点好感,凯丽拉着想要回家的安莉洁,打算彻底污染嘉德罗斯这朵纯洁的孩子。

于是在接下来的三个小时里,嘉德罗斯彻底明白了大人世界的肮脏。凯丽为了教学的浅显易懂,举了无数栗子。例如格瑞和金,雷德和祖玛,佩利和帕洛斯,鬼狐和莱娜,卡米尔和蛋糕。还亲自当场和安莉洁来了个法式深吻。

嘉德罗斯顿悟,怪不得有一次威胁金那弱渣格瑞攻击手法比每一次都暴力,看来以后还可以多威胁几次。雷德和祖玛倒是意料之中,看雷德那一脸怀春的样儿就知道。佩利和帕洛斯也是一对?怎么感觉有点像主人与狗……鬼狐和莱娜是标准的虐恋?这倒是没错。卡米尔和……这种族都不一样了什么鬼?

凯丽:爱情不分年龄种族性别!

安莉洁:打call

三个小时后,嘉德罗斯感觉自己得到了升华,整个世界都变得不一样了,他头一次觉得这个渣渣还有点用处,然后拿着凯丽借的bl本子和春♂图回到了宿舍。

——————
安迷修发现嘉德罗斯有点不太对劲,虽然被撞破啪啪啪感觉有点对不起年仅九岁的嘉德罗斯,但是最近他看自己和雷狮的眼神实在是太难以描述了。偏偏那眼神没有藐视,没有不敢相信,没有无法忍受。如果非要形容,就是一种如同狼一样散发着绿光的眼神。

安迷修:嘉德罗斯你……带美瞳了?

嘉德罗斯:没有。

——————

当你爱人被✘✘告白……(玩梗第二弹)

ooc✔
想说点什么但什么都说不出来✔
日常欺负银爵✔
哈哈哈哈哈哈嗝,瑞✔
——————
npc:啊啊啊啊,雷总!雷总!见到真人好开心(/≧▽≦)/~

雷狮:这么热情啊……

npc:啊啊啊啊雷总嫁我!!来一起生猴子啊啊啊啊!!

雷狮:……(o_o川)

安迷修:(突然冒出)雷狮你又欺骗小姐姐们纯洁的感情!我的骑士道不允许你这么做!(╬ ꒪Д꒪)ノ

雷狮:你是傻逼吗……来来来你过来(勾手指)

安迷修:干嘛……

雷狮:(一把拉过安迷修)看到没?这个傻逼啊呸,这个家伙是我男朋友,所以生猴子的事不能奉陪了。

npc:名花有主了(*꒦ິ⌓꒦ີ)

安迷修:(脸色爆红)雷狮你你你你……你认真的?

雷狮:(看智障的眼神)

安迷修:我……(捧过雷狮的脸一顿狂亲)

npc:……噫థ౪థ
——————
npc:佩佩佩佩!!我喜欢你啊啊啊啊!!

佩利:????

npc:佩佩来我这里(´▽`)ノ♪有肉肉吃~

佩利:(这人八成是个傻子)

帕洛斯:好了好了~(微笑着拉开npc试图吃豆腐的手)遛狗时间结束了~佩利我们回家。

佩利:啊?这就回去了?不再多玩一会了?

npc:(尔康手)佩佩( ´•̥̥̥ω•̥̥̥` )

帕洛斯:(微笑)明天还有时间呢。毕竟今天我有点事要做。(瞥了npc一眼)

npc:…………(ಥ﹏ಥ) no……

——————
npc:小柠檬嗷嗷嗷!!我喜欢你!

安莉洁:欸?

凯丽:恩?你说什么?

npc:小柠檬我喜……欢……你……(瑟瑟发抖)

凯丽:莉洁我想到一个很好玩的游戏呢。:)

安莉洁:?

凯丽:你会陪我玩的对吧。

安莉洁:哦,好。

凯丽:我们就玩……怎样快速肢解一个人吧。

npc:大佬我错了,饶命!(;д;)
——————
npc:天使天使!!金你是我的小天使啊啊!!

金:(害羞)夸的我的不好意思了嘿嘿嘿(*ฅ́˘ฅ̀*)♡

npc:金你是最棒的!!

金:(傻乐)嘿嘿嘿(* ॑꒳ ॑* )⋆*

格瑞:金。

金:啊?格瑞٩(๑^o^๑)۶你来啦~

格瑞:过来。

金:(恋恋不舍)哦…………

npc:(大赛第二不敢惹)我还没夸够……

(于是第二天,npc君退出了凹凸大赛)
——————
npc:这里这里!雷德小天使我爱你!!

雷德:嘿嘿真是抱歉了,我有喜欢的人了!

npc:我不信!你骗我!

雷德:我真的没骗你!

npc:我不信我不信!!

雷德:(看向旁边的祖玛)祖玛~帮帮忙◟(๑•́ ₃ •̀๑)◞

祖玛:不帮。(-_- )

雷德:祖玛~~(•́ω•̀ ٥)

祖玛:……滚开。

npc:欸???

祖玛:最后一次,滚。

npc:(抖)好……好。

雷德:果然祖玛你最好啦!( -_-)ε・`*)

祖玛:哼。
——————
npc:鬼狐大人!耳朵!尾巴!我要入教啊啊啊啊啊!

鬼狐:你要入教?

npc:没错!我要为了鬼狐大人入教!

鬼狐:好啊。我们鬼天萌~%?…;# *’☆&℃$︿★?

莱娜:鬼狐大人……(暗中盯着npc)呵,如果让我发现你有害鬼狐大人的心的话,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npc:(正听的入迷)怎么感觉后背一凉。
——————
总感觉那个npc就是我哈哈哈哈哈哈

小剧场:
npc:嘉九岁啊啊啊啊啊!!就算你有130斤我也爱你!

嘉德罗斯:……渣渣。你再说一遍试试看。

——————
npc:银爵大人!原来你在这里!(找了半天)

银爵:辛苦你还记得我。

npc:欸?

如果我和✘✘掉水里了,你救谁?

ooc✔
试笔✔
啦啦啦啦✔
——————
雷狮:安迷修。如果我和小姐姐一起掉水里了,你救谁?

安迷修:当然是小……当然是你了!是你是你!

雷狮:(收起锤子)那我再问你,如果我和马一起掉水里,你救谁?

安迷修:……你你你你你你,还是你还是你!

雷狮:呵,这还差不多。
——————
安莉洁:凯丽,如果我和老骨头掉水里了,你会救谁?

凯莉:当然是你了。

安莉洁:……真的吗?

凯莉:那是当然。

老骨头:凯丽小姐你开心就好……
——————
金:格瑞格瑞!如果我和……恩……烈斩一起掉水里了,格瑞你会救谁。

格瑞:你。

金:果然格瑞最好了!(●'◡'●)ノ❤

格瑞:毕竟你那么笨。

金:(メ`[]´)/
——————
雷德:祖玛~如果我和……嘉德罗斯大人一起掉水里了,你会救谁? (ᕑᗢᓫา∗)˒

祖玛:……

嘉德罗斯:雷德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雷德:我我我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유∀유|||))
——————
埃米:老姐,如果我和你男票一起掉水里了,你救谁?

艾比:当然是你了。笨蛋。

埃米:哦~

艾比:别拿那张不可置信的臭脸对着你老姐!天下男人那么多,没了再找呗!要是你没了我去哪找你这么个肉盾!
——————
佩利:喂,帕洛斯!如果我和……喂帕洛斯你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帕洛斯:你不是会游泳嘛。

佩利:也是哦

帕洛斯:走吧,带你去吃烤肉。

佩利:哦好!⊙ω⊙
——————
莱娜:鬼狐大人。

鬼狐:有什么事吗?莱娜。

莱娜:…没有事,麻烦你了鬼狐大人。
——————
小剧场:

嘉德罗斯:又吃狗粮,日!

嗝瑞:别拦我我要干大事!【完结】(这破剧可算拍完了)

ooc✔

欢迎捉虫✔

前期出了点事来晚了✔
————
不管怎么说,这破剧组总算是开拍了。

比较出人意料的是之前一直没来剧组的嘉德罗斯,虽然年龄是剧组里最小的,但是演技是真的好。戏里霸气侧漏日天日地,戏外顶着个惹人犯罪的包子脸到处卖萌。人气高到没话说。丹尼尔有好几次差点没控制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双手。让一直对其有心理阴影的嘉德罗斯害怕了好长时间。

身为‌保(跟)镖(班)
雷德和祖玛的演技也是一流,只不过雷德演的比较坎坷。听说他也是本色出演,不过坏就坏在他的眼罩上了。因为经费一大半都用在了发胶上,所以雷德的眼罩看东西不太清楚。再加上人物动作幅度也比祖玛的大,走位总是掌握不好。期间撞墙数次,让人忍不住心疼那墙。

金也是本色出演,完全没有难度。而且他还喜欢给自己加戏。演完后还磨格瑞别给剪下去。结果格瑞把金所有的加戏都剪了下去,只留下一个最中二的片段。

再一个得到全剧组赞扬的是鬼狐,听说他的台词是全剧最多的。但是他却从没念错过台词。每天顶着个两厘米厚的面具跑东跑西。每次戏都是一遍过。搬道具的是他,做宣传的是他,送水送盒饭的还是他。丹尼尔和格瑞深受感动,表示一定要在官方里给鬼狐做个感动世界劳模奖。

除此之外,大家都表现的不错,艾比埃米头顶两斤大呆毛拍完全程,虽然很累但仍然是笑嘻嘻的和大家开玩笑。维德和安特华丽的便当后就留在剧组打杂。佩利和帕洛斯一直飚戏到结束,他俩养的大金毛二话不说就扑了上去。卡米尔高冷的演完戏后第一时间扑向了他的宝贝蛋糕。

除了……

丹尼尔:雷狮和安迷修呢?

一片寂静之中,鬼狐缓缓举起了手。

鬼狐:我看见他们……好像去开宾馆了。

我的妈真刺激……那戏呢?不拍了?

丹尼尔:雷狮拍完了……安迷修没开拍呢是吧。把安迷修的戏砍了吧。让他安静的做一个幕后工作者好了。

格瑞:毕竟帮忙改了剧本。

丹尼尔:好吧。那他的角色是骑士对吧。把马的戏份砍了吧。省经费买发胶,毕竟你的发型很费发胶。:)

格瑞:这个可以有。

总之千辛万苦后。这个剧总算是杀青了。格瑞一脸冷漠表示再也不要有大胆的想法了。雷德眼泪汪汪往祖玛怀里钻求安慰。嘉德罗斯吃狗粮。鬼狐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凯丽被自己的后援团高高的抛上天空,结果一不小心砸到了紫堂。众人高高兴兴的决定要去附近新开的狗肉火锅店大吃一顿。被佩利和大金毛(?)严厉否决后改成去烧烤。
——————                             END(?)

小剧场:①
杀青后,金飞跑到格瑞旁边拍照。凯丽和自己后援团里一个叫安莉洁的妹子相谈甚欢。雷狮和安迷修依旧gay里gay气。大金毛将佩利帕洛斯一起扑倒。螺丝回头看了一眼正在祖玛怀里扭来扭去的雷德,露出了九岁儿童的纯真微笑。

嘉德罗斯:mmp这个保镖必须开除。

小剧场:②
安迷修:等等我的马呢?Σ( ° △ °|||)︴
格瑞:砍了。
安迷修:!!!没有马这个角色就不完美了,我没法忍受!(( •̀д•́)
格瑞:没经费了,只能等到第二季了。
安迷修:好吧那我第二季出场好了。




嗝瑞:别拦我我要干大事!【2】(杀马特的由来)

ooc✔
脑洞大开✔
欢迎捉虫✔
别问为什么没有螺丝,螺丝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暂时来不了剧组。✔
——————
即将开拍时,剧组的气氛很紧张

鬼狐一个人缩在角落里嘟囔着台词,听丹尼尔说他已经维持这个姿势背台词有好几个小时了,其敬业精神令人赞叹。

那对叫艾比和埃米的姐弟正在激烈的对戏,口水喷了对方一脸,最后掐起来了。

金一直在纸上写写画画给人物的武器取名字,貌似快魔怔了。

雷狮说什么也不想演,安迷修正在积极劝勉中

大佬凯丽完全没有看台词,而是举着手机录下了神神叨叨的鬼狐掐做一团的埃米艾比和奋笔勤书的金还有快要亲到一起的雷狮和安迷修。

紫堂这边好像出了点问题,听说是给两个人做的发型引起了公愤。丹尼尔打算去和解一下,结果一没忍住笑了出来。

哪来的两个画风清奇的杀马特。

原来是一个叫佩利去找紫堂问剧本,结果紫堂顺心血来潮给做了个造型,当然也给跟在佩利后面的帕洛斯弄了一个。顺势还给换上了衣服。佩利听说要光着上身时还有点害羞。谁知他一转眼看见了穿衣镜中自己的形象,差点连裤子都没穿就跑了出来。帕洛斯自然也是看见了自己的发型,不过他起码是把衣服穿好出来的。两人一窜出来,正好被吃着甜点背台词的卡米尔看见,一口气噎在那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

卡米尔眼泪汪汪的看向紫堂,努力用眼神控诉他的残暴,内心充满惶恐,别告诉他所有人的造型都要这样,现在离开这个剧组还来得及吗?

紫堂本想把两人推回试衣间,可是已经晚了,丹尼尔洪亮的笑声已经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凯丽把手机移过来,完美的录上了佩利衣衫不整发型炸乱一副被糟蹋的样子和捂着脸不愿面对现实帕洛斯。
佩利撕心裂肺的控诉:

他还给我们的发型起了个破名,叫什么拖把与扫把!(金:起名?我来,就叫矢量拖把和矢量扫把好了。)

众人同情

丹尼尔突然来了性质,表示这种风格很不错。秋高冷一撇,发胶钱你出。

丹尼尔安静如鸡。

等到试戏时,众人都已经进入了状态。定妆照也都出来了,虽然仍然是杀马特,不过也比佩利帕洛斯的初代拖把扫把头要好的多。你问发胶钱?当然是丹尼尔拉来的新赞助商提供的(人贩子等级点满)

格瑞顶着芦荟头面无表情的给众人点评。剧本却被金抽走。拿到桌子上开始和凯丽雷狮安迷修进行激烈的讨论。

“矢量刃是什么,太没品了!”
“矢量双剑?我觉得冷热流更好听。”
“矢量之锤?你和矢量有仇吗?”

金哭唧唧跑到格瑞旁边,格瑞拍了拍他的头,表示凹凸世界这个名字可以留着。

‌毕竟是难得没带矢量的名字
————
丹尼尔:我怎么感觉忘了些什么?
格瑞:错觉吧。
丹尼尔:可能是昨天积木拼多了……

融入背景的银爵:(导演你怎么都不过来一下啊……)

嗝瑞:别拦我我要干大事!(凹凸世界的由来)【1】

ooc✔
小脑洞合集✔
复杂的关系网✔
手工帝老丹✔九岁童星螺丝✔人气网红雷狮✔网络作家安哥✔

——————————

格瑞最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想拍一部戏。与一些只有大胆想法的人不一样,他是一个行动派。于是,格瑞闭关三天,写出了一部剧的大纲。

第一个站出来支持他的是他的发小金。金也是个行动派,他不仅软魔硬泡把自己姐姐秋拉来赞助,还吊来一个设计师来设计服装。

  秋看过剧本大纲后表示有戏,然后姐弟俩顺着设计师紫堂的关系拉来了一个身高逼人的建筑师丹尼尔。金表示格瑞你别看他个子超高气势逼人服装诡异(紫堂亲情设计)但是他爱才之心浓厚,手工绝对了得。

  据说直到这部戏杀青时,格瑞都万分庆幸签了丹尼尔。因为他不仅包了这部戏的所有背景建筑,还不惜自费财力买了上千块积木然后拼成了一个霸气的大锤子,并且破了那个什么尼世界记录。

  秋金两人忙开了,丹尼尔也渐渐坐不住了。于是在格瑞一睁眼一闭眼的瞬间丹尼尔就没影了。

  格瑞回忆着,当时丹尼尔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当丹尼尔回来的时候活脱脱就像个人贩子。左手抓着一个带着兽耳兽尾的coser,右手抱着一个还拿着游戏机的懵逼青年。背上还背着一个瑟瑟发抖的明显未成年的黄毛儿童。

  秋和金回来时吓了一跳,跟在她俩后边的一对小姐弟也被吓得够呛,以为自己进了人贩子的老窝,差点没哭死过去。

  等到格瑞好不容易把人贩子这口黑锅推下去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以后了。听说丹尼尔背回来的未成年还是个童星,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瞒过小童星的保镖的。所以期间还差点被警察通缉。不过当那小童星的一男一女俩高个保镖来找人的时候,竟然被金那神奇的嘴炮说服了,而且同意参演,也算是个收获。

  那个兽耳的coser也是个老实人,除了刚开始有点蒙。知道了缘由后也愿意出一份力。

  唯一算是挫折的只有那个掉了一只鞋还拿着游戏机的叫雷狮的青年了。他应该是唯一一个没被金嘴炮说服的人。当时的场面一度很失控,当所有人安静如鸡的听着金的嘴炮时,只有他突然如梦初醒的窜到金旁边死命摇着他的领子干吼

   “你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老子正在直播呢!!”

  至于这场闹剧还是在一个叫安迷修的青年到来时结束的。当安迷修几句话就哄好了近乎崩溃的雷狮时,众人都松了一口气。纷纷向那个在他们心中瞬间变得高大的陌生青年投去赞扬的目光

  安迷修表示自己是个作家,如果要改剧本的话他能帮上忙。格瑞同意了,然后每天金秋和安迷修组队去搜集人手。你问丹尼尔怎么不去?万一又被当成人贩子怎么办。

过了几天人手总算是收集齐了。安迷修不知道用什么手段钓来一个小有名气的甜点美食家,还有一个网络大佬,以及其后援团,好像还有一个挖煤致富的?太黑了忘了他长什么样了。

  最终草草定下了名字(金:就叫凹凸世界吧。格瑞:好)尽管过程曲折,但终于可以开拍了,格瑞调整好机械设施。叹了一口气,真累。

 

救命啊安哥上天了!这样的安利有点罪恶(论安吹的自我修养)

就在24小时零10分钟之前,我做了一件伟大而有意义的事。我成功的把我仅仅13岁的妹妹拉进了安雷的大坑。
  当时我正拿着小本子画一些安雷之间的不可描述之事,我的妹妹突然跑了过来。
“姐,我有男神了!”
“恩,那个明星啊。”
“不是明星。”
当时我也没在意,换个方向撅着屁股继续画,结果她就拿了一支笔在我的作业本上画了一个毕加索风格的安哥(别问我怎么认出来的,这是厨的能力)。我一脸懵逼的看向她。发现她一脸少女怀春
  “就是他,安迷修!安迷修啊姐!”
我(゚⊿゚)ツ啊?
当时我还在想我妹是从哪里知道安哥的,结果她就把我手机拿来,特别激动的说“姐,多产产粮吧”
我木着脸,突然想起我在手机里存了一堆安雷飙车文,没加密。(妹妹是知道我手机密码的)一瞬间,一种诱拐无知少女的罪恶感充斥了我的心灵。

之后?之后我们俩就愉快的讨论起了安哥。
妹“把安哥吹上天!”
我“对对对!”
妹“就算矮7cm也要吹上天!”
我“对对对”
妹“没马也要吹上天!”
我“对对对”